关于转基因 我们该信谁?
关于转基因 我们该信谁?
极飞农业
2018-02-28 06:43
482
官方新闻
极飞农业
2018-02-28 06:43
关于转基因 我们该信谁?

02.jpg


大家好,欢迎回到《未来农业观》,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我花了很大一部分时间精力,去学习和研究了一个困扰着大部分中国人的东西。接下来的几周,我就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个非常难讲,但是又非常刺激的话题:转基因。我希望用最简单的语言、严谨的论述和详实可考的资料,为大家掰开、揉碎关于转基因的诸多“谜团”。


不方便阅读文字的朋友,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“极飞学院”音频收听。


说它刺激,是因为在中国,只要是聊到 “转基因食品安不安全” 这个话题,就会立即分化出两派截然不同的观点,两个价值观相反的群体,甚至是两个认知维度完全不同的世界,是所谓 “朋友翻脸、割席断交” 的第一话题。


说它难,有两点:第一是因为我不是学生物工程出身,怕论据不足,贻笑大方。第二点呢,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这个话题,如果你听得懂,那就压根儿不用听,因为这对你来说可能是个常识;而如果你听不懂,那么我下面要讲的这一整套理论,就算花上几年的时间,也很难说服你。


03.jpg


难归难,这个话题对于从事农业生产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,所以我今天就算冒着把大家激怒的风险,也得将这个话题讲完。因为,它涉及到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方式,以及极飞学院最最底层的价值观。


人类历史上最有“分量” 的一封信


有这么一项统计,今天依然健在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共有296人,他们可以算是人类科学和文化最精英的的一个群体了。去年6月30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发表了一篇新闻,可谓是举世轰动。


新闻的内容是说,有108位诺贝尔奖得主联合署名,给联合国、各国政府以及“绿色和平组织”写了一封信。这封信有两个目的:第一个目的是反对绿色和平组织在全球各地的反转基因活动;第二个目的是希望各国政府支持“黄金大米”的推广和研究。


其实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参与签名的诺贝尔奖得主已经超过了150人,另外还有1150名世界知名的科学家,也参与了签名。所以这也算得上是人类历史上,最有分量的一封信了。信的内容大致是:


        “我们是科学家,我们理解科学的逻辑。显而易见,绿色和平组织正在做的事情是破坏性的,也是反科学的。生物技术改良的农作物和食品,哪怕不比传统的食物更安全,至少也和它们同样的安全。至今世上还没有一起,人或动物因转基因食品损害健康的案例。绿色和平组织极力反对黄金大米,而黄金大米可以帮助全球2.5亿人消除因为维生素A缺乏而引起的疾病,尤其是亚洲和非洲的贫苦人民。全世界每年有将近200万人,因缺乏维生素A导致死亡,另外还有20万到50万的儿童因此失明。通过吃主食来补充维生素A,是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。”


以上就是这封信的主要内容,而到现在为止,绿色和平组织对此还没有回应。


04.jpg


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不是想给大家科普“黄金大米”的价值。而是希望通过对“转基因”的几个不同角度的客观剖析,帮助大家建立起一个自己的“转基因食品价值观”。今后大家再和朋友聊到转基因话题的时候,一定也会比以前全面很多。



主义和科学之争 是科普最大的无奈


大河健康报前总编辑、河南农业大学杨青平教授,在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2017年农业转基因交流会上讲到:“转基因之争,不是科学之争,是极端环保主义与科学之争”


06.jpg


在检索关于转基因新闻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在中国,包括许多影响力很大,社会地位很高的人在内,都在讲“转基因在学术界有争议”。这使得那些原本支持转基因的人变得不坚定,原本的反对者变得更顽固,而原本的中间派则继续观望,结果是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
其实只要你愿意花点时间去英文网站上找一找转基因学科的文献,你就会发现,转基因的话题确实不是科学之争。我这里说的科学之争,就是科学家们的论文之争。于是关于转基因的科学论文,我们做了一个统计:


在世界著名的《科学引文索引》(Science Citation Index, 简称 SCI )中,肯定转基因食品安全的论文有9300多篇,占99.7%,否定转基因食品安全的论文有32篇,占0.3%。而这32篇论文中设计的实验,由于科学性和可重复性问题,大部分都被学术界否定了,论文的作者也大都承认了自己试验存在的问题。这基本可以说明,转基因技术在科学研究领域,没有争论。


07.jpg


那为什么大众还是会相信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的各种谣言呢?这就涉及到“科学思维”和人们日常表达习惯的差距了。


看过一些科学论文的朋友都明白,科学必须是可证伪的,一个科学的理论,就算一直没有被推翻,它也必须存在被推翻的可能性。换句话说,就是科学的理论一定不是绝对的。


虽然科学家们很清楚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,但我们看到科学家们表述的观点都是像:“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转基因食品比传统食品的安全性差”、“目前没有发现人或动物因吃转基因食品损害健康的案例”等,这些结论都是非常保守的表述。


真正的科学家不会跟你说 “转基因食品100%绝对安全”,因为这句话本身就不科学。但是一般人就会觉得,所有的科学家都不敢给肯定的回答,这明显是在回避问题啊,转基因食品能安全吗?


所以,科学的表达方式,天生就输给了人们日常的表达方式,这也是科学不容易战胜谣言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
08.jpg


普通人在那些谣言和阴谋论的怂恿下,会很容易相信转基因食品真的很危险。就算他们不是很相信那些谣言和阴谋论,也会认为现在给转基因食品下无害的结论还是太早了: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有害健康,万一我吃了以后再发现有害健康的证据不是就太迟了吗?


大多数人其实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反对转基因食品的。这时候,是否能用科学思维去看问题,就显得极为重要了。


科学家之所以这么保守并不是因为对转基因食品的研究还不够深入,恰恰相反,他们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试验已经通过了最最严格的验证,甚至比传统食品要严格得多。科学家们保守的态度是因为科学精神本身就是这样的,在科学家眼里任何食品包括绿色有机食品都不可能100%安全。


09.jpg

中国农业部已经批准进口和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


讲到这里,大家也应该能看出我个人对转基因的的立场了吧。是的,我是支持转基因食品,并且相信转基因食品的价值是大于它有可能存在的危害的。


那么,到底什么是转基因技术?科学家又是如何验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的?证据在哪儿?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又为什么如此抗拒这项技术?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继续和大家分享。


希望这个系列的文章对你从事农业生产,有所启发。也欢迎你将这篇文章转发给朋友和家人,让更多和你一样关心粮食和蔬菜的人,能够用科学的眼光,看待我们身边的新事物和新技术。




-------- 课后思考 --------


英国记者和作家马克·林纳斯(Mark Lynas)曾是坚定的反对转基因人士,他曾经在1997年组织数十人摧毁转基因试验田,也曾在1998年在种子巨头孟山都英国办公室门外静坐抵制转基因。但是他对转基因的态度在2010年之后发生了变化。2013年他在牛津农业会议上发表演讲,为自己过去妖魔化转基因的行为道歉。公开道歉后,BBC问他:“你在这个问题上改变了看法,那么别人还怎么在其他事情上相信你的看法呢?如果你在这个事情上改变了自己的结论,接下来你说的话还有谁会相信呢?”林纳斯回答说:“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改变自己的结论,还有谁会来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呢?如果我明知道有证据证明我(此前)的观点、说法是错误的,难道我还要继续坚持这种错误的说法吗?”


你身边有没有从反对转基因食品到支持转基因食品的人?是什么让他们改变了观念呢?

05.jpg


龚槚钦,极飞科技联合创始人,前凤凰卫视海外特约记者,国家地理Grosvenor理事会成员,清华大学、巴黎九大博士生。 


| 栏目介绍


在工业革命之前,世界上并没有“农业”,因为所有人都是农民。不到两百年时间里,人类经历了蒸汽时代、电气时代、信息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,农业似乎没有在近代历史舞台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。 


2014年我回到中国,将信将疑地参与到这一轮技术下乡的浪潮中。三年中,我们走访了二十几个省的数百个农业县乡,在推广无人机技术的同时,见证着这个古老而年轻行业的崛起。 


中国,作为拥有21亿亩耕地的农业大国,正在向世界农业强国迈进。土地流转、集约经营、精准管理让农村成为了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战场;资本下乡、科技下乡、品牌下乡让农村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和商机。


未来农业将遵循怎样的价值观?


变革的机遇和挑战背后是怎样的商业逻辑?


科技企业、金融机构、媒体还有学者如何能切入农村市场?


这些是我们共同的问题。 这是一个以农村经济学和创业思维为主题的栏目,希望以此打开你对中国乃至世界农业的全新认知,先人一步看清未来农业的趋势。 


 每周更新,免费阅读。 适宜人群:关心未来农业产业的创业者、媒体、投资人,以及关心农业生产的消费者。 


 本专栏内容完全由作者本人撰写编辑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。





 本专栏内容由极飞科技撰写编辑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。